的士佬與街坊飯堂(一)

轉自:九龍城重建關注組

文:小歌
「平日在九龍城有什麼地方去?」

住在啟德道重建項目的陳生,立刻想起他位於兩個街口外(龍崗道)的「飯堂」。
真的是「飯堂」。單身的他,幾年來,一日三餐,都全靠有「飯堂」。

「飯堂」的吸引力 

陳生的工作是做的士司機,「開工前去飯堂吃早餐,午飯就是去到哪裡在哪裡吃,晚上回到九龍城,又是過去吃飯,吃完坐飽要回家了,便行兩個街口回家」。陳生說,附近都有其他餐廳,但這裡會變成飯堂,就是有些特別原因的。陳生覺得他們的餐牌選擇多,「午飯時碟頭飯的款式多,單是吃雞都有三種口味」。另一重要原因,就是可以「來料加工」,即是陳生可以自己買餸交給廚師煮,其他餐廳就未必可以這樣做。有時和相識多年的波友食飯,陳生都會專程買靚料送去飯堂,「連羊架都可以幫你焗啊,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可以這樣地幫客人來料加工」。

街坊加料

有天下午,關注組的義工去了探訪陳生的飯堂。也許是因為客人不算很多,又也許是他們習慣有些客人吃完飯會坐一會,所以小記吃完飯也很自然地一面和陳生閒聊,一面等待老闆、老闆娘有空檔做個簡短訪問。身穿白制服的廚師和伙計,當中包括老闆、老闆娘,六七個男女,圍坐一起吃午飯。桌上有菜有魚有肉有蝦蟹,豐富得不像平日的中午飯。陳生說,因為有街坊碰巧來吃飯、「加料」,其中一個女街坊就點頭並指了指她加的餸:蒜蓉炒蝦、薑蔥炒蟹(街坊買來鮮蝦和蟹,由餐廳的廚師煮)。剛剛離開的另一枱斯文男女,原來是附近某名校的老師。因為陳生以前會在不同學校兼職教踢波,所以認得其中一個男老師。

打牙骹的話題

陳生講起,有時他都會跟其他食客打牙骹,講講各自最近或者附近有什麼事發生。有些食客是左鄰右里,所以都會留意到有沒有抄牌正在進行中,又知道陳生揸的士,也會他通知一聲。有時抄牌頻密,陳生吃飯途中就要出去駛走自己的搵食架生,連一碟飯都未吃完就要走。這些打牙骹,有時是像「今日或近日抄牌多不多」的社區資訊分享,有時是看到電視內容的閒聊短評,有時是有些距離但也帶點溫暖的問候⋯⋯吃飯以外,也有不同的事情在這裡發生,有些有的沒的的資訊在這裡流動著。

(待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