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達車房-啓德道的「綜合型社區中心」

轉自:九龍城重建關注組
文:YY/草泥鯭

「你搵咗強哥未呀?未就快啲去捷達搵佢傾啦!」記得早前在啓德道做重建店舖問卷調查時,部分店東在接受訪問時都會說這一句。強哥是捷達車房的店東,在九龍城已開了接近40年車房,而這個空間連接了不同店東和街坊的關係。

「好開心架呢到」–半公私生活空間?
以前舊區店舖很流行「前舖後居」,工作和生活都可在同一地點發生。捷達車房也是這樣的設計,樓下是日常車房工作,樓上的閣樓則是工作拍檔們的住所,有房間是日間三五知己打麻將,供街坊朋友娛樂,晚上是師傅睡眠空間。舊式街舖不只是滿足街坊的日常買賣交易,更是建立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橋樑。這是因為無論店東、伙計和街坊都可根據日常生活所需,自主地安排街道或店舖的空間。就如,在捷達店面前,經常都有一張桌子和數張小凳子,成為了鄰舖的店東和相熟的街坊的聚腳地,閒時就會過來休息「打牙骹」。

初相識時,捷達的師傅榮哥帶義工上閣樓參觀,麻雀房當然歡樂非常;大房還赫然見到另一位師傅的結婚照大大張連框放在那裡。義工當時心想:市建局職員連看到這些都覺得人家不是住這裡,也太誇張了吧!另外還有有個小小的廚房和廁所,走廊還有碗貓食。不久又見到結婚照中的女子,像個大孩子,懷裡帶著個小孩子。看她們和強哥的互動,小朋友到處亂跑,而且舖頭還恆常有小朋友的玩具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強哥的新抱和孫呢!

初相識時,強哥時常講些小故事,然後就會整個上身前傾再加用力點頭一下,嘆一句:「好開心架呢到!」

現代社會好多人的「番工」可能就是朝九晚五,或者總之是與私人生活完全隔斷的一段人生時間。或者反過來,就是現在好流行講的斜槓族,無敵炒散,與工作伙伴或顧客之間的易聚易散,又或者直接是自己對著電腦完成工作。相對於此,舊區小店裡的「半公私生活空間」,即長久地和某些特定的社群在同一個空間裡工作,而且,工作伙伴幾乎與家人無異,這樣的關係,相信是新一代比較不熟悉的生活方式吧。


(九龍城重建關注組開會中–當然,是疫情前啦)

社區網絡:因為你就在我身邊

有次,有人說好曬需要開簷蓬,就聽到捷達的師傅榮哥大叫:「喂,開簷蓬呀喂!」然後義工仰頭一看,捷達無簷蓬啊…才不兩秒,隔壁油漆舖的電動黃色簷蓬就徐徐地應聲自動開了,變魔術一樣。

還不止於此,由於捷達比較晏開門和關門,油漆舖比較早開門和關門,於是他們兩間舖的舖匙和車匙大家都持有。晚上,捷達收舖,便幫忙把車子駛到油漆舖前泊著,令油漆舖早上上落貨的門口不會被其他車擋著。早上,油漆舖開門,會幫忙把車子駛回捷達門口泊著,讓捷達開門時門口有位工作。

強哥又曾向義工指指對面的舖頭,說以前有間舖頭,兩老在結業退休後無事做,日日跑來他閣樓打麻雀,而大家又會夾錢給婆婆買餸,之後婆婆就會「睇起」成個車房和她老公的飯食。一群人每天近乎無憂地生活著,賺錢無賺好多,但生活算是不錯。強哥講起這個故事時,就又再整個上身前傾再加用力點頭一下,嘆道: 「好開心架呢到!」

還有許多許多細細碎碎閃閃發亮的小故事,就像農曆新年時,強哥把不要的一盆桔放在路邊,有泰裔街坊見到問過後便拾回家裝飾;有街坊一聲大叫「抄牌呀!」,大家連忙放下手上的事情,在各自店舖跑出再駛走車輛;捷達為流浪動物弄了個小屋在啓德道與沙浦道之間的巷內,讓附近的貓狗至少有個安心的避難處。

(捷達建設:小動物暫休處)

這些互助,看似小事,但就是因為你在旁邊,所以你願意幫忙就幫了個很大的忙。而這些小事也成為了契機,展開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彼此才不會至於這麼冷漠疏離。市建局時常講到社區網絡好像一破壞之後還可以「得閒飲餐茶」的關係,這實在是對社區網絡一個不知是否有意的「誤解」。街坊間的人際網絡的建立和連繫是經過長時間醞釀,亦是無形的社會資本(註一),在同一個環境經營了大半世店舖,卻因為重建發展就得要捨棄養家糊口的生意和生活模式,還有建立多年的顧客網絡和街坊情誼,實在太可惜。

(疫情後,限聚令稍鬆時,強哥也借出空間讓大家寫橫額)

《市區重建策略》當中講到市建局要保存社區網絡,可是市建局做人口登記時,堅持這裡只有強哥一個舖租戶,沒有承認住在閣樓的三個師傅,這實在是令人廢解。強哥他們由去年三、四月開始向市建局投訴到現在。市建局職員只一句: 「遲些會再登記啦」。可是,這個人口凍結登記是證明重建公佈當日這個人在這裡是否租戶身份,日後再來的市建局不會補償安置,以往有其他區街坊也因此而大為煩惱,那日後市建局又是否會承認閣樓三位師傅?

如此保存社區網絡都幾妙: 如果把某網絡當作不存在就不用保存了???

註一:此處的社會資本是指街坊透過自己在社區建立的網絡與信任來與他人互相幫助和合作,實現共同利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