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無情 更見市建冷血 — 一個受「山竹」影響的舊區重建天台戶自述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常言道,「天災無情,人間有愛」,但在香港,這似乎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早前超強颱風「山竹」來襲,破壞力之鉅,除了令我們翌日返工困難外,更摧毀了不少人的家園,本媒體近日收到一名在土瓜灣居住了40多年的重建天台戶自述,分享指近一個月以來的顛沛流離經歷,見證政府救災工作不足之餘,也體驗到市建局之冷血無情。

TYPHOON

天災無情 更見市建冷血 — 一個受「山竹」影響的舊區重建天台戶自述 (上)

我住在一幢土瓜灣舊樓天台,已經居住了四十多年。在兩年多前,市建局就宣佈話要重建,不過到現在都無跟進過我的安置問題。以前颱風到來的時候,雖然天台都會漏水及搖搖晃晃,但都可以堅持到颱風完結。不過今次聽到山竹來勢洶洶,個個街坊都好驚,我都好擔心天台的安全,所以於山竹吹襲香港之前,即係16/9(日)凌晨的時候,我就到了九龍城民政署的庇護中心暫住,誰知這樣就開展了無家可歸的日子,至今已經超過三個星期,但仍然是有家歸不得。找了很多政府部門或者議員,亦找過市建局,但都未有人幫到我,求助無門,十分無奈,以下記錄了這幾星期流離失所的苦況。

第一天, 17/9
天台屋被毀 暫住庇護中心

在庇護中心等到三號風球時,我在社工陪同下回到家中。那時家中已經停電了,不少天花的鋅片被吹走、牆有石屎滲水、天花也有木板被浸壞,和木棉一起掉了下來,更有些掉在我的牀上。心想:若我沒有去庇護中心就已經被砸中了。真的死在家中沒有人知,現在家中不少地方已經能直接看到天空。而房間內被雨水浸滿屋內,浸至腳跟位置,不少物品都已浸壞,我連走入去的方法也沒有,根本不能確定有幾多東西已損毀甚或可提取個人物品,如︰衣服、食物均沒有。社工把我的情況告知市建局,其後社工向我轉達市建局話會研究如何維修單位。接著我致電了社署,希望能找到臨時住所,保障部同事要我去見他們。見了保障部職員後,他們表示住宿方面不能幫到我,要我自行到家庭服務中心。我到了家庭服務中心後,他們表示當日未能即時為我找到住宿的地方。我只能回到民政署庇護中心再住一晚。

第二天, 18/9
庇護中心停止開放 險流落街頭

市建局一直都沒有人聯絡我,我的鄰居也有相同情況,曾致電給市建局,但沒有人接聽。民政署的庇護中心亦不會長時間開放,當時根本不知道可以怎樣做,只想到可能真的要流落街頭了。最後通過教會團體的幫忙,到了一個青年旅舍暫住兩天,但還是根本不知道自己之後可以去哪裡。

第三天, 19/9
市建局「冷血」回覆:請繼續等聯絡

向市建局求助了三天,才終於有市建局職員聯絡我,我表示如果不能早點安置我,那請他們讓我搬到樓下市建局已收購的空置單位居住。在土瓜灣的重建區內,接近九成的業權已經是市建局的物業,我那幢樓宇都已經十室九空,為什麼不可以讓天台住戶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居住呢?但他們只回答會再有同事聯絡我,究竟我要繼續顛沛流離幾多日,市建局先會肯認真對待呢…

第四天, 20/9  
天災後變「人球」 四日內三度更換暫住地方 

在無家可歸的第四日,我第三次轉換暫居的地方,社署安排我到了一個在黃大仙的臨時宿舍居住,並且申請了慈善信託基金以繳交一個月的宿費。當我去到臨時宿舍時,每人只有一個牀位。一想到有家歸不得,以後日子不知如何,十分絕望,只能躲在被窩中哭。另外,市建局稱明天會有同事家訪我,並看看能否維修。
第五天, 21/9 (五)
市建應酬區議員假視察 居民心身俱疲終入院
市建局職員和區議員們一同家訪我天台破損不堪的家。過了這麼多天,家中的積水完全沒有消退,市建局職員只是拍了照片,並且和議員、社工一同到市建局商量我住宿的安排。我再向市建局提出我的請求︰
1.  盡快進行賠償或安置;若未能做到,則
2.  基於人道理由,安排我到樓下空置單位暫住
在言談間,區議員表示在旁邊的重建區也有天台街坊於颱風山竹吹襲後,家中情況十分惡劣,市建局為他們安排了樓下空置單位暫住。當下我真的覺得很不公平,為什麼都是重建區天台街坊,但是卻有不同的對待呢?但是當日市建局的職員回覆我,搬到樓下的安排不是他們的部門負責。區議員勸說我先回到宿舍暫住,留待市建局維修本人的天台。
在多日的奔波後,我已經心身俱疲,當時我感到天旋地轉,故此召救護車入院…(待續)

天災無情 更見市建冷血 — 一個受「山竹」影響的舊區重建天台戶自述 (下)

山竹後的第二週 (23/9-30/9)
出院後回到臨時宿舍 市建局繼續潛水失蹤
留院數日後,醫生稱情況穏定了可以出院,我再次回到社署的臨時宿舍,市建局的人也沒有再聯絡我,那刻真的覺得自己在香港好像沒有容身之所,又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我,再過幾星期又不知可以到哪裡去。為什麼香港這麼發達的城市,但是卻有人可以有家歸不得又沒有任何一個部門幫到我呢,真的欲哭無淚。

 

9月26日,在區議員的陪同下,民政處職員到了我的天台家訪。民政表示一般住宿的問題他們沒法幫忙,只會幫忙申請災後基金,說是可用作維修房屋、傢俱或大型電器更換等。雖然在宿舍中算是有棲息的地方,但是這裡的人來自五湖四海,而且日常生活物品都要自己準備,我只想快點回到土瓜灣居住。

山竹後的第三週及第四週 (1/10-10/10)

市建戲耍重建戶兩週後稱「愛莫能助」 民政救災基金杯水車薪
在臨時宿舍暫住苦等了兩星期多,在10月2號終於從鄰居聽到了市建局的回覆,他們說不能維修天台,要求我們自己處理或者到親朋家暫住。當刻真的是晴天霹靂,本來希望在宿舍等到天台維修好可以回去住,但是現在真的走投無路,我們根本沒有經濟能力再去租地方住,更沒有可以去的地方,難道住天台的人就可以不理會了嗎?為什麼我們只是想要一個安全的地方居住都變得這麼奢侈?市建局明明都在重建中,為何不能因應我們的緊急需要,先找地方安置?
10月5號,有立法會議員來家訪,但未知有甚麼跟進。
10月9日,民政署的救災基金發放了二千元,但對維修天台而言,明顯是遠遠不夠的,過往只是簡單維修天台動輒也要萬元,更何況今次損毀程度這麼嚴重,過往只是加蓋帳篷就要用成一萬蚊…

在希望又失望,再有希望又失望的三個星期中,在不同部門、職員及議員會面的奔波中,我就好像一個人球般被拋來拋去。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答我,在臨時宿舍暫住的一個月後,我可以到哪裡居住?為什麼市建局明明擁有樓下已空置的單位, 卻不開放給我們先暫住,對我們無家可歸的情況視若無睹呢?
10月10日,見手機新聞講乜野施政報告…係燃點希望定係令我絕望呢?點解可以無人理會我們這些天台呢?我還可以怎樣呢?

 

【編按後記】收到稿件時,該名天台戶的居住問題仍未解決,市建局依然沒有提供任何協助。據我們了解,過去在土瓜灣重建區曾經有劏房戶家中的熱水爐爆炸,在爭取下市建局曾將他們暫時安置至同區其他重建項目的已收購單位暫住,市建局行政總監韋志成當時「如獲至寶」,將別人的不幸化為功蹟宣揚,在其網誌大肆吹噓市建局如何「以人為本」,更被多個主流媒體直接轉載引述。或許,「政治公關」做過一次後,沒有更多宣傳效果可以利用,市建局就可以棄之如敝屣,不用再假惺惺地「以人為本」!

註: 文中小標題為編輯所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