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永遠的利東街】+《里在何方?你有說話未曾講? 利東街社區展》-展期至12月底

《里在何方?你有說話未曾講? — 利東街社區展》
樹的意象一向強烈,盤根土壤的狀態展現了強大的生命力。街坊扎根社區,猶如盤根,其獨特的生活動態交織成為社區生活網絡,彼此交流成眾,促成豐富的文化底蘊。

「樹欲靜而風不止。」推土機將社區網絡及生活空間無情摧毀,把街坊積累多年的獨有文化連根拔起。有些街坊無奈搬走;有些卻出很多力,走到最前線,為即將消失的空間吶喊。樹倒猢猻散,舊有生活枯萎了,大家分散各區忙著生活…但你最近還好嗎?還有話未說嗎?對以往的種種感到模糊嗎?還想跟大家見面分享嗎?

香港故事館將於九至十二月邀請H15關注組參與《里在何方?你有說話未曾講? — 利東街社區展》,透過展覽、導賞、放映會、分享會和各種活動,認識大家的利東街,再一次讓街坊閒話家常。

2017.9.9 – 2017.12.31
時間|10:00 – 18:00 (星期三及特別公眾假期休館)
地點|灣仔石水渠街72A號地舖

詳見:https://goo.gl/m69EUr

=============

轉載文章【永遠的利東街】

文:杜立基/陸迎霜*

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我花了五十幾塊錢,買了一杯冰凍咖啡在這間露天茶座打發時間,並盤算著這篇文章的題目。在過去一小時裡,我親眼目睹十七批人群拿著手機在這地方自拍,而剛在我右邊經過的便是一對年約三十近尾的自拍情侶。離我不遠處,一位老婦人坐在一張像公園擺設的長凳上打瞌睡,完全不受往來不絕的遊人或護衛人員的打擾。事實上,這條街與其他步行街不大相同,大方地擺放了十多張長凳讓遊人歇息,不過相信不少人仍然記得她的前身是為人熟悉的利東街,亦即是昔日喜帖印刷舖的集中地,聞名的「喜帖街」。

在我的左方向上望,是一座巨型裝飾拱橋,與隔鄰的夏門街並排。夏門街以前是一條掘頭路,不過政府為了改善該區的交通網絡,不惜代價地把她打通以連接莊士頓道和皇后大道中。以往夏門街連接皇后大道東,有幾級石級,但我們千萬不要看輕這些石級,因為它們標緻著港島區最原始的海岸線,不過現在已完全消失了。

在我的前方,是兩排色彩繽紛、三層高仿唐樓設計的建築物,露台還以盤栽點綴,取代了昔日建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兩排四至六層高的樸素唐樓。

而在我的右方,我幾乎可以聽到隔鄰春園街小販檔叫囂的聲音,從這條新建的小通道傳過來。

這時一個小男孩蹲在長凳上,他手上的雪糕球開始融化,掉在步行街的街磚上。這些街磚雖然不太花巧,但仍有別於路政署一般的街道地磚,讓人一看便知道這是一條由私人業權管理的步行街。

大約兩年前,這條步行街㠪式啓用 ,亦即是利東街這條公眾街道從此在地圖上消失了。事實上,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和發展商雖然因劣評放棄把這條步行街命名「囍歡里」,而保留了利東街的中文名稱,不過英文名稱卻從昔日的Lee Tung Street 改為Lee Tung Avenue,以營造較高檔闊落的步行購物街道氣氛。

雖然我清楚記得這條步行街背後的慘痛經歷,但我依然在網上Google一下,首幾個跳出來的搜尋結果,都是那些大紅燈籠高高掛在步行街的圖象,淹蓋了昔日利東街戰場長達三年(2005年至2007年)黃幡高掛橫跨兩排唐樓的影象,抗議市建局位於利東街H15重建項目。今天,這條步行街已成為灣仔新地標,而在這個像電影佈景的街境裡,遊人看來又是真心寫意的。

unnamed.png

回望2007年,市建局向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闡述H15重建項目時,曾表示會採納H15關注組建議「啞鈴方案」的概念和構思。當時由街坊自行提交的「啞鈴方案」剛給城規會上訴委員會否決,理由是居民和商舖的業權已被迫復歸政府,「啞鈴方案」根本沒有落實的可能性。

我一直都有積極參與「啞鈴方案」的構思,昔日熟悉的利東街街景和氛圍,已完全消失於今日的步行街。

如果我們將圖紙上的「啞鈴方案」與市建局的利東街重建方案比較一下,會發現兩者確實有幾分相似。兩個方案均提出在利東街兩端興建摩天住宅大廈,中間的矮唐樓則提供零售和餐飲樓面,並綠化唐樓的天台開放給予公眾使用,而利東街將變身成為一條步行街,禁止車輛駛入。但現實是,市建局是否抓住並成功落實「啞鈴方案」的精神?

圖片轉自: H15關注組

儘管當年政府和市建局信誓旦旦表示步行街的主題將與喜帖婚嫁有關,以減低公眾對重建項目反對的聲音,令項目獲得通過。但今天的步行街,我們看不到一間與喜帖印刷有關的店舖。事實上,步行街上三十多間的店舖,都是高檔食肆或國際品牌商店,一般行多數也不會在這裡消費,只是望望窗櫥而已。這兒租金高昂,又豈是一般舊區小本經營店舖所能負擔的呢!

昔日扎根利東街的店舖,面積較小,卻為街坊提供各式各樣的貨物或服務,是舊區社區網絡的中堅份子。除了那二十多間喜帖或印刷有關的店舖,餘下五十多間店舖種類繁多,包括平民食肆、五金舖、髮型屋、洗衣店、文具店,寵物店和診所等。

今日的步行街無可否定,是比經過幾十年有機生長的利東闊落和乾淨得多,亦有專業管理,不過卻失去一個有機社區的獨特個性和多元化。

至於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又是否能負擔一個呎價超過二萬五千元的單位呢?我只可以說,沒有一個與我一起參「啞鈴方案」的街坊,現時是住在步行街上的新建住宅大廈裡。

無容置疑的是,市建局確實營造了一個很受歡迎的步行街,成了灣仔鬧市中的新地標,並為年青有錢人提供了既豪華又方便的居所。我們如果可以抺去利東街的歷史,或許還可以說這是市建局重建項目的典範。又或是如果這個發展項目的目標對象是一群有錢人,並坐落於一塊乾淨的土地,這個項目便很成功,令人讚嘆和欣賞。

現實時,紅燈籠下的瘡疤是永遠抺不掉的。

* 杜立基及陸迎霜是兩位曾協助重建街坊一同設計「啞鈴方案」的專業人士朋友,文章是他們近日投稿給建築師學會文章的中文譯本,授權H15關注組轉載。

______

「啞鈴方案」是什麼?

「啞鈴方案」是由一群受重建影響的街坊合力研究出來的規劃方案,他們建議在利東街兩端興建新型摩天住宅大廈,以保留中段四至六層高的唐樓群、原有的店舖和喜帖街的特色。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可在「樓換樓」的概念框架下,優先選擇入住新建大廈的單位。由於新建摩天大廈與中段的矮唐樓在佈局上形狀貌似啞鈴,因此俗稱「啞鈴方案」。

「啞鈴方案」是由一群受重建影響的街坊合力研究出來的規劃方案,他們建議在利東街兩端興建新型摩天住宅大廈,以保留中段四至六層高的唐樓群、原有的店舖和喜帖街的特色。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可在「樓換樓」的概念框架下,優先選擇入住新建大廈的單位。由於新建摩天大廈與中段的矮唐樓在佈局上形狀貌似啞鈴,因此俗稱「啞鈴方案」。

圖片由舊區更新電視台編輯所加。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