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重建小店力爭「生存權」 怒斥市建「錢唔係大晒」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重建小店力爭「生存權」 怒斥市建「錢唔係大晒」

 市建局在過去一年多以來於土瓜灣先後宣佈五個重建項目,並於今年7月初向土瓜灣庇利街/榮光街發展項目(下稱環字八街項目)的業主發出收購建議,惟本媒體得悉同期間庇利街小店租戶竟被集體迫遷【詳見早前報導:數街之隔 土瓜灣重建區內再現不尋常迫遷-庇利街潮汕美食】,市建局聲稱的新政策漏洞重重,完全未能保障小商戶權益。

 迫遷事件發生超過兩個月,事件仍未解決,由五個土瓜灣重建項目小商戶共同組成的「KC9-KC13受影響非住宅租户關注組」(下稱非住宅租户關注組)於2017年9月14日發起對市建局的控訴行動,於正被迫遷的潮汕美食遊行至市建局在土瓜灣的分區辦事處,與當局代表會面表達不滿。

 重建小商戶團結力撐 被迫遷小店門口集會

 非住宅租户關注組先在潮汕美食門口進行集會,由店主林太率先發言,指市建局於宣佈重建項目的三天內進行人口凍結登記,原意是確認受重建影響居民將來領取安置與補償的身份,但小商戶現時被業主迫遷,市建局拒絕協助,反剥奪小商戶原有的補償權益,人口凍結的意義蕩然無存。現場亦有超過20戶的受影響舖戶出席力撐將被迫遷的街坊,於鴻福街從事電單車店的胡生指,市建局是一隻「怪獸」,摧毀重建區內百多個小商戶的生計,沒有任何安置,小商戶根本無處可去。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亦有出席集會,指重建租戶的聲音常被忽視,他們亦應受到保障,毛議員亦指市建局較早前想約她單獨會面,解釋地舖租戶被迫遷的問題,惟她拒絕與市建局閉門會議,認為市建局應先主動聯絡受影響鋪戶商討。

 集會結束後,一眾小商戶高呼「還我生計」、「錢唔係大晒,我要有權揀」、「市建失責,政策不明,迫遷在即」等口號,並沿路遊行至對面的市建局分區辦事處,與市建局代表開會商討。

photo_2017-09-23_02-04-49

市建打壓新聞自由 趕走媒體記者列席

非住宅租户關注組遊行至分區辦事處後,市建局代表符榮師(社區發展經理)卻拒絕讓關注組成員進入會議室,聲稱收到高層指示,指由於有《香港01》的記者在場,市建局則不會與關注組進行會議,並要求該記者先離開會議室。

非住宅租户關注組成員阿震質疑這是否市建局的政策,要進行閉門會議,不能讓媒體出席,市建局代表符榮師卻說在室內地方進行會議就已經是閉門,拒答有關安排是否市建局的恆常政策,並強調只要有媒體在場,今天就不會進行會議。由於事態突然,關注組街坊只能快速商討,及毛議員亦同意,決定今天先進行會議,讓記者離場,日後再就媒體問題進行跟進。

新租客亦有賠償 造成迫遷誘因

會議開始後,於庇利街經營食店的鋪户Eliza要求市建局先澄清現時於人口凍結後搬入的地鋪租客是否亦有補償,市建局收購及遷置高級經理譚健強稱因為市建局須參考地政總署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時的賠償作為標準,因此亦會賠償在人口凍結日宣佈後才搬入的新租戶。

現場街坊一度鼓燥,批評政策現大漏洞,人口凍結登記的意義蕩然無存,於宣佈重建當天或之前已在營商的小商戶可以隨時被趕走,毫無保障。而地產業主甚至可以先將第一批租客趕走,安排自己人為新租客,瓜分市建局給重建租戶的原有補償金。亦有街坊指市建局一直誤導他們,因為過去多次詢問市建局職員,甚至於早前的市建局簡介會裡,市建局職員均聲稱不會賠償給凍結後搬入的新租客,直到行動前幾天,街坊再次詢問市建局職員,市建局職員突然改口風承認於人口凍結後搬入的地鋪租客亦有補償。現場街坊控訴市建局不但任由他們被迫遷,更一直蒙蔽他們。

譚健強拒絕承認這是市建局的政策漏洞,聲稱這是根據地政署的政策,以往在其他重建項目亦有小商戶被迫遷,不過情況較為零星。不過,譚亦指留意到現時土瓜灣小商戶被迫遷的情況較嚴重,會回去跟高層反映有關問題,亦會跟政府部門商討是否須檢討有關政策。

現場有出席支援的民間團體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成員may姐(前重建樓梯檔鋪戶)力斥市建局做法「離譜」,指當局從事重建十多年,對居民保障依然漏洞不絕,甚至可以容許業主一邊迫遷小商戶,一邊瓜分小商戶賠償,令人匪夷所思。另一成員阿江亦批評譚的說法反映當局的「涼薄」思維,過往市建局留意到其他重建區有小商戶「零星」地被迫遷,卻從沒有想過檢討政策上的漏洞,任由這些「零星」小商戶自生自滅,直至現時問題惡化,有街坊集體爭取,市建局才聲稱要檢討,但卻未能交待檢討時間表。

photo_2017-09-23_02-04-56.jpg

photo_2017-09-23_02-05-02.jpg

加租十倍不算迫遷?關注組直斥荒謬!

於庇利街經營食店的鋪户Eliza,現正面臨迫遷,批評市建局宣佈重建破壞業主與租客的租務關係,亦導致租客在租務上更加弱勢,但市建局卻沒有措施保障租戶。因為業主認為租戶之後可以獲得市建局的重建賠償,因此向她大幅度加租,並且不容議價,態度堅決,而且如不接受新租,就要約滿後搬走。Eliza根本無力負擔大幅加租,在10月14號後就隨時被趕走。

車房租戶阿傑亦質疑市建局於6月公佈對被迫遷商戶的援助計劃,但細節卻欠奉,過去向市建局職員查詢何謂迫遷,前線職員都無法回答。亦有其他街坊指出,過去試過向當局申請該援助計劃,職員卻連讓街坊申請援助計劃的表格也沒有,要求市建局向小商戶明確交待申請該援助計劃的正式程序。

譚健強回應時說,迫遷的定義是指業主拒絕續租,非租客自願遷走,在場的潮汕美食店主林太即指她現時正被迫遷,譚健強請她留下聯絡資料,林太回應說過去兩個多月已經多次將有關情況向當局職員登記及反映,不明白為何到今天還要再留資料,譚聲稱有關政策是最近落實,現時仍在跟進中,只請林太再次留下資料,拒作進一步回應。

非住宅租户關注組成員袁生追問,如果業主加租十倍,是否仍不算迫遷,譚健強聲稱加租並不算迫遷,不能申請有關援助計劃,若果街坊反映加租情況,市建局會聯絡業主討論。街坊直斥現有計劃無法幫助真正有困難的小商戶,市建局要制訂政策保障,和業主「傾」是沒有作用。

於銀漢街經營車房的陳生亦批評該援助計劃僵化,指被迫遷的街坊即使申請到該計劃,亦要等市建局先收購業權後才能領取被剋扣一半的賠償,意味著隨時要在結業後數年才能領取賠償,小商戶聘請十多位員工,現在迫遷結業時要派發遣散費,難道能叫請員工幾年後才領取?現在小商戶連棺材本也要拿出來做遣散,直斥「由市建局人口凍結開始,不是保障我們,是迫死我們」!

市建拒承認小店「生存權」 稱從沒有鋪戶安置政策 

受重建影響的電單車店老闆胡生亦於會上要求,市建局應原區安置小商戶,保存社區網絡,說「政府宣傳片,都有兩隻字叫『鄰舍』,現在市建局清拆,我地街坊幾十年係度建立既網絡都無晒,點解市建局可以無安置,係未要趕到我地去青衣?」

另一車房老闆陳生亦指,「現在我地汽車行業,俾你再咁搞,真係無法生存,成個社會無地方俾我地生存,環保、消防等等要求,現在你拆,係迫我地提早退休」。從事食店的林太亦補充,其實不止車房,即使是其他小本經營的行業,在現址都花費了幾十萬裝修,原本是希望長久經營維生,但現時市建局在土瓜灣大規模重建,除了血本無歸外,將來根本難以在原區找到地鋪復業。胡生亦指出,即使今天僥倖在原區找到地鋪復業,但市建局未來隨時繼續在土瓜灣大規模重建,小商戶根本是朝不保夕,市建局理應有地方安置小商戶,保障大家生存的權利。面對小商戶的安置訴求,市建局收購及遷置高級經理譚健強只回應指,市建局從來都沒有安置鋪戶的政策,只會作出賠償。

翻查《市區重建策略》,第28條協助商舖經營者及商舖業主中,列明「市建局會盡可能在重建項目同區物色合適處所,以協助受影響的商舖營運者能遷往同區另一處所繼續營業,並會協助受影響的商舖營運者租用或商舖業主購置在完成的重建項目內的舖位。」,與譚健強於會上回應的說法不符。

 

後記

會議結束前,關注組成員胡生作出總結,表示不滿市建局出席代表未能回應街坊訴求,又未有任何實質承諾,要求市建局管理層如董事會主席蘇慶和,落區與街坊直接對話,並於下週一前回覆關注組。惟直至本報導截稿前,市建局管理層仍未有回覆。

 

更多資料: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就市建局援助被迫遷小商戶的政策查詢:
http://wp.me/p5xEw3-XM

草行媒報導:數街之隔 土瓜灣重建區內再現不尋常迫遷-庇利街潮汕美食:
http://wp.me/p2HdPx-3ht

市區重建策略:
http://www.ura.org.hk/tc/pdf/about/URS_chi_2011.pdf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