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解毒短打-衙前圍村]之四: 主流媒體疑似被河蟹 抹去村民受刑罰威逼才退場

衙前圍最後兩戶村民-前舖後居的廿蚊理髮店郭氏兄妹,和去年橫遭火災的活力士多李先生,不堪牢獄加巨額罰款之災 ,也擔心到在清拆這兩天的極端嚴寒天氣會辛苦了聲援的市民, 最終只能無奈接受迫遷。

不論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即衙前圍村村民)昨夜九時及今早在衙前圍村舉行記招,或在記招中派發及在面書頁中公開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無奈退場聲明 》,都有強調村民因〈土地雜項條例〉中所列,罰款五十萬和監禁半年的細則,而感受到龐大的壓力,才無奈接受最後的安置及復業安排 。

然而,在今天(2016/1/25)的主流媒體報導中,村民因被鉅額罰款及監禁這些強權威嚇才無奈接受的這部份竟被集體河蟹。在有報導衙前圍村的八份報章中,只有兩份報章有提及村民因受到罰款和監禁的逼迫而面對龐大的壓力無奈接受,其餘六份報章皆全無提及!(詳見下表)

CHART

電子媒體(直至晚上七時),包括RTHK和亞視新聞皆沒有提及村民面對鉅額罰款及監禁的壓力,只有有線新聞有提及。

究竟為何主流媒體要抹去〈土地雜項條例〉對村民的脅逼?因為明知道作為小市民的村民即使對媒體報導不滿亦難以反抗?是想和市建局保持一定友好關係(據聞市建局不時會邀友好媒體作秘密飯局)?就不得而知。

雖然,主流媒體在報導上為市建局做打手,在之前的重建項目也早有先例(見影片[無線新聞, 何止[是是但但]!~呼喚公民傳播網絡 )。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