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牢獄加巨額罰款之災 衙前圍村民無奈接受迫遷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6.1.25訊

市區重建局於黃大仙區的衙前圍村重建項目今日到清拆期限,村民這三年與市建局的角力到了尾聲。兩戶最後堅持留守的分別為前舖後居的廿蚊理髮店郭氏兄妹,及去年橫遭火災的活力士多李先生。昨夜有近百市民到場聲援,準備紮營留守抗爭。

兩戶堅守到最後,終於受不了市建局動用<土地雜項條例>中所著可能監禁及罰款數十萬之巨大壓力,也擔心清拆這兩天的極端嚴寒天氣會辛苦了聲援的市民,故最終只能在<土地雜項條例>的最後限期前的傍晚,接受市建局最後提出的方案。

昨夜村民寒風中無奈退場 聲援者表示繼續關注重建

昨夜有多人到場聲援,村民升起火爐,邀請聲援者圍爐取暖及燒烤。聲援者湯先生表示,圍村的小生意,如刀仔工藝、廿蚊理髮等,都是非常珍貴的人情味和傳統工藝,可是社會都無機會讓其薪火相傳,美其名的「發展」經濟洪流,都沒有保存好這些東西。湯先生認為,對比領匯商場的高昂物價,這種小本經營很重要,亦由於將來物價會升,所以認為圍村的事是與其他人有關。

另一位聲援者ivan道:「公共屋邨也要交租,但人地住在自己物業。 」他認為市建局聯合地產商迫遷,對舊區居住在自己物業的居民的賠償不應只是提供公屋,而賠償應該夠買附近居屋來原區安置才對。他又勸喻市民不應該盲信政府,要分析政府是否為巿民着想,不應接受被地產金融壟斷巿場。 他表示會盡量關注市區重建,雖幫不了太多,但會繼續留意民生項目。

學生瑜和hailey則表示自己以前在附近讀小學,她認為「舊嘢拆完變豪宅 」,許多所謂的保育都「留外殼變功能 」。她指比較好的重建是能夠保留特色的,有歷史,做社區中心,才有意義。 她們見到有附近擺檔的叔叔在餵貓,可見重建真的影響很多生命。覺得市區重建沒有改善生活,因為被趕走的人要在其他地方生活,是毀掉了現有的生活。按着市區重建局的楆準去重建,都是連鎖店, 光鮮亮麗,但豪宅商場不是草根可承擔到和需要的東西。她們指自己留意得太遲,有無力感,但好想改變,所以會繼續反抗。

photo_2016-01-25_20-10-43

今日再轟市建局無良 村民發出最後怒吼

今日早上,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召開記者會,關注組成員(即村民)都有出席。除最後留守至昨日的郭、李兩戶外,已經接受了市建局安置的年青村民關仔、製刀師傅范先生等都有出席。郭先生與范先生都多番表示感謝傳媒及聲援者,最後在村民郭先生呼籲下,關注組村民及關注組義工向聲援人士鞠躬致謝。

郭先生在會上多番強調<土地雜項條例>之「強權」,村民無法承受壓力。李先生則表示友好的村民黃伯早前入院,村民在最後限期前壓力都非常大。范先生雖已接受復業方案,但在他簽了復業方案後,才知道復業方案的細節,感到十分生氣。范生更直指「市建局唯一做得好,就係為私人發展商做打手!」

村民關仔、郭生及義工阿君則表示希望聲援者,繼續關注其他土地不公的問題,如正在進行中的深水埗東京街/福榮街/、青山道/元州街、土瓜灣的春田街/崇志街等重建項目,或新界東北。 郭先生稱:「重建問題涉及每個人,同大家有關。大家唔好等燒到你時先知痛。」

今日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關注基層住屋聯席、H15關注組等民間團體亦派代表聲援。東北亦有村民平叔來聲援。平叔怒斥地產霸權,以不公平的方式發展:「香港咁多年來大魚食細魚,利益在少數人手上,真係聞名世界。村民唔算『交回』地方,根本係官商勾結搶地。」

香港以外,台北華光社區亦隔岸聲援,呼籲聲援者致電香港在台辦事處表達抗議。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的阿偉呼籲:「雖然隔岸,都面對同一邏輯:以錢為本。希望全世界受土地問題壓迫的基層都互相聲援。」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