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村清拆期限前 我們的最後訴求聲明 市建局缺乏誠意溝通 關注組無奈再提訴求

轉載自:〔草根‧ 行動 ‧ 媒體

衙前圍村清拆期限前 我們的最後訴求聲明

市建局缺乏誠意溝通 關注組無奈再提訴求

我們是由衙前圍村商戶住戶所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受政府授權市建局與長江聯手官商勾結的重建項目計劃影響,我們被逼由2012年開始,一邊對抗市建局各種逼遷手段,一邊就安置問題進行談判,為的只是能夠維持原有生活方式,住戶能在附近得到公屋安置,商戶能夠繼續營業。

我們這三年時間,集體與市建局開過四次會議,我們單獨與市建局亦不計其數,亦多次發表聲明、遞信、示威,甚至曾經提出民間規劃方案,表達我們的訴求和意願。可是,市建局一直缺乏誠意溝通,只以一刀切、一口價的方式提出賠償安置措施,用各種手段要我們離開,令我們面臨失去家園和生計的危機。

市建局沒有與我們談判尋求共識時,地政署已動用《土地雜項條例》[1],以2016125日為清拆期限,聲言定罪可以監禁、罰款高達一百萬,我們唯有再一次提出清拆令前的訴求,表示出我們的最大誠意。必須強調,我們已作出最大讓步,並且是最後的讓步,只是很卑微希望繼續生活的要求,促請市建局必須盡快回應。

舖戶:市建局提出假復業方案 我們要求修訂

市建局多次誤導哄騙
市建局在2013年與我們開會時,曾提出有可能1元象徵式租金,後來又改口提出600元租金。村民刀匠范生[2]20159月初因為將收到最後的執達令,在市建局拒絕提供復業方案任何細節下,就迫於無奈簽訂復業方案的意向書 。在他201597日被迫離開圍村後,到2015923日市建局才提出魔鬼在細節的復業方案(圍村店舖特別安排)[3],實在是哄騙小市民!

復業方案問題1:租金升幅
租金是第一年至第三年收取月租600元、第四年月租3000元、第五年月租6000元,升幅不合理,我們不能負擔。原來的商戶都是因為在圍村買了舖不用交租,才能維持生計。
范生都說:「市建局想逼死我們,我最多做三年後就結業」,因為3000元對我們基層街坊已是非常大的負擔,

復業方案問題2:五年期限
方案只有五年期限,完全沒有提及五年後的安排,有機會是市值租金,甚至可能不能續約,這簡直就是想逼小商戶走的手段!

復業方案問題3:欠缺過渡安排
項目預計2019才落成,復業方案卻沒有重建期間的任何過渡安排。我們的生意是依靠衙前圍村附近街坊的,例如難道要剪髮維生的郭生客人去尖沙咀光顧他?在范生的情況,市建局叫他用賠償繼續租地方做生意,但該筆賠償金額不足付應衙前圍村附近地鋪的租金,裝修費用亦會佔一大部分,如果只用該筆賠償支付租金的話,根本連一年也撐不住,何來之後的復業?

復業方案問題4:用限期迫我們同意
市建局為復業方案附上回覆的有效限期,只有短短兩星期,後來再延期兩星期,但限期內完全沒有溝通細節的餘地,變相只是威迫我們一定接受單方面提出的方案。近日圍村內的一間店舖,就聽到市建局職員說,因為當時沒有在限期回覆,就不能得到任何復業的安排,這對於我們十分不合理,只是進一步的趕盡殺絕。

要求修訂復業方案
市建局不願直接溝通的情況下,我們現提出復業方案修訂的要求,項目落成後復業的店舖要有1) 訂立起碼為期二十年的600元月租,2) 有過渡安排,讓商戶在重建期間在附近商舖營商,租金由市建局支付,而 3) 兩者的店舖面積都應該與現時店舖面積一樣。在這些條件下,起碼讓我們這一代商戶可以自食其力維持生計。圍村的店舖都是商戶辛辛苦苦賺錢,以真金白銀買下的,假如沒有重建的話,是可以傳給我們的下一代,以便宜服務和商品服務街坊,重建毀我生計,應該還我生計。

住戶:捍衛住屋權

我們和附近的街坊本來在衙前圍村生活得很好,例如圍村門口都有地方能夠停放搵食車,讓我們能夠較少負擔地生活,附近又多地攤,很多日常用品衣服都能透過圍村內公公婆婆擺的地攤就買到,不用去其他店舖,例如廿元就有條褲、五元有個杯,是一個讓基層市民能夠安居的好地方。我們可以在圍村的公共空間燒烤打邊爐,而那兒也會遇到很多街坊,他們也在這裡閒時傾偈飲酒,這些都是我們的社區網絡。現時重建已經拆散我們的社區網絡,並令我們無法有從前的生活方式,這些已經是任何賠償安置都無法補償的。

因為圍村是私人地,我們各住戶當年因應圍村的做法,買賣時由雙方立據,只需村長的證明,不需向政府登記,情況特殊,市建局沒有考慮因應去作出適切的安排,直接將我們的身份當為佔用人,甚至當一些村民在逆權侵佔官司勝訴,仍沒有改善安置賠償,實在令人質疑市建局是為了賺到盡,貶低村民的權益。而有部份村民的重要證明文件在多年前曾交給市建局檢查,之後就被失蹤,令村民的住屋權益受影響。雖然我們有合法買賣的房屋,但市建局沒有考慮就直接安排上公屋,避開樓換樓的公平要求。我們不能得到業主的對待,已經十分無奈,現時只期望可以有地方繼續居住,捍衛最基本的住屋權。市建局的公屋安置方法一直都有很多問題,例如部份居民在未獲編配公屋時,市建局已迫令他們要遷離,這根本是本末倒置。我們促請市建局盡快妥善安置住戶在同區的公屋,負責當中牽涉的搬遷、裝修費用,並給予足夠時間處理搬遷。

市建局必須履行公營機構責任

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責任是以人為本,改善市民生活,而不是賺到盡,市建局及長江在衙前圍村未來重建的750個私人住宅單位收益估計已達幾十億,我們卻只是想維持現時的生活方式。請市建局停止用法律合理化自己奪取市民權益的行為,還我們家園,還我們生計。

我們的訴求是:

1)要求市建局與地政署協調,將125日的期限延後,直到能和平解決問題。市建局在此期間停止各種形式的逼遷手段。
2.
)盡快妥善安置住戶在同區的公屋,負責當中牽涉的搬遷、裝修費用,並給予足夠時間處理搬遷。
3.
改良復業方案,訂立起碼為期二十年的600元月租,之後跟隨通漲調整租金。
4. )
復業方案需包括過渡安排,讓商戶在重建期間在附近商舖營商,租金由市建局支付。
5.
過渡與復業兩者的店舖面積都應該與現時店舖面積一樣。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6112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