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年古村 基層無安置 市建兩個月後 拆屋滅村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聲明:
六百年古村 基層無安置
市建兩個月後 拆屋滅村

photo_2015-12-07_15-18-03

市建局 地產商打手

我們居住及營商於村內數十年,本應安居樂業,是市建局與長實官商勾結之下,生活方被破壞,生活大不如前,甚至現時市建局計劃於此地,興建2座30至40層 高的私人豪宅,造成屏風效應,影響附近公屋區東頭村的通風及獅子山山脊觀景廊亦沒有配合啟德河的美化發展,市建局聲稱自己「以人為本,改善居民生活」,事 實是用公帑去賣豪宅,再抬高這個公屋區的樓價和物價,變相我們更難找地方營商。現時更聯同地政署趕我們走,根本市建局是強盜。

假復業 真逼遷

我們需成功爭取市區重建局答應在村口安置商戶,亦即是復業方案,但魔鬼在細節中。
復業方案的租約只有五年,五年後再經過市建局審核資格才能繼續,而租金方面稱600元只可以維持三年、 第四年則升幅5倍達至月租3000元、 第五年則升幅2倍6000元、之後則是市價,重建期間亦沒有任何安排,叫村民自行出去找尋地鋪。衙前圍村所有商戶都是業主,過去均不用交租,才能提供廉價 的服務或商品供附近的街坊如$20剪髮,試問這樣的租金如何為生?

據過去的受重建影響的過來人說:重建完成後會令附近的租金上升,現時衙前圍村附近同等條件的地鋪都需要兩萬多元月租,因此將來衙前圍村地鋪的市價將會是天 文數字,我們實在難以負擔。假若接受市建局的提議只是令加租的負擔轉嫁給消費者,增加週邊的社群的生活負擔,亦非為本村商戶為商之道。

市建不安置 重建為賺大錢

現時我們仍然居住在村內,亦面對執達令清場行動,並分別於12月8日及12月10日上庭,希望能延遲清場,可是,市建局竟然表示安置村民和市建局收回單位 是兩樣事情,可先收屋、後處理人。作為一個公營機構,可享有免補地價建屋、「土地收回條例」的上方寶劍協助改善居民實為重建目的,現時市建局卻表示安置不 是他們首要處理,更曾向我們提出,可租住市建局的單位居住。我們不但重建不能得到合適居住,更由業主變租客,有屋變無屋。市建局則是重建期間收租賺錢,重 建後賣屋賺大錢、分花紅!

合理權益 合理安置

我們在衙前圍村生活,市建局的保育方案應視我們作為圍村重要的組成部份。「活保存」(即人、物皆保)為最理想的保育方法。趕走我們單單保存建築物,就是將 村內的生活方式、空間使用等文化資本全部鏟走。 村乃人群居而有,是一種居所及生活空間,有村民的村莊才是圍村真正的面貌。
只有我們才能熟知村內的起居空間及在村內的生活歷史,也只有通過我們生活上的林林總總,村內的建築物展現出其意義,而我們繼續能留在此地就是這部生活歷史 的延續,因此現時市建局已有商戶復業方案,卻不讓我們回村居住?市建局的另一個重建項目-藍屋,亦有居民可返回居住,為什麼現在卻不可以?

因此要求市建局鋪換鋪、 呎換呎,樓換樓。讓我們繼續原有生活模式:
1) 復業方案600蚊租金20年
2) 重建期間舖戶本區安置
3) 停止一切清場行動
4) 與我們開會商討安置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12-6

更多有關衙前圍村消息,請往https://www.facebook.com/Ngatsinwaitsuen/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