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 – 《當社區都沒有了, 還做甚麼社區藝術? 》

轉載自:[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網誌]

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 –
<< 當社區都沒有了, 還做甚麼社區藝術? >>

2015年3月參與了「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這是一個由兆基書院舉辦,資金由來是市建局 的市區更新基金(1)的活動。5月,我們相繼退出了是次展覽,原因如下:

第一,我們不同意用市建局的錢做社區藝術。市建局在它每年過百億的收入中撥出五億究竟所謂何事?毀滅社區前比錢你做社區的歷史文化藝術活動,讓大家記錄和 懷緬一下社區?所以,把推土機駛進社區就能變得明正言順了嗎?市建局一邊廂摧毀人家園,以重建之名「發展」社區,賣地予地產商建造天價豪宅;另一邊廂做藝 術「更新」、「關心」社區,這手段是荒謬的。

第二,我們認為市建局的資助非社區藝術創作的必要條件。好的社區藝術創作,必需的是落手落腳的溝通,人的參與可能比錢更重要。

第三,眼見社區正在消失,又在一旁搞藝術,意義為何?當我們接觸衙前圍村村民,看到他們真真實實被市建局強拆家園,圍村達半世紀的老商店被逼遷。再甚是六百年古蹟,竟然被這一代憨鳩市建局地產商毀滅,於心何忍啊!

開初,我們抱著嘗試參與社區藝術的心態,雖然知道這是市建局撥款時都有猶豫,但好像用它的錢插佢也未嘗不可。經過多番思考後,發現這樣做社區藝術實在極之矛盾。

我們認為市建局只是再次利用藝術作為霸權市區重建手段的抹白。我們看到市建局在深水埗海壇街的暴力手段下逼遷居民,接著賣地給地產商建了四幢「喜X」系列 天價蝸居。逼遷後,市建局只是不斷「偽建設」社區,又如拆毀整條囍帖街,建成令人作嘔的「囍歡里」和歐陸式豪宅。這種對社區的「真破壞,偽建設」還不夠嘔 心嗎?社區被壓在重建巨輪底下,絕不會因為社區藝術而變「好」。

再者,在此項計劃中,種種行政,或政治敏感的原因下,社區藝術是充滿限制、審核的和缺乏自主。在政府發展部門不變地忽視「人」的建設工作下,如此社區藝術只會成為政權的抹白工具。

我們明白每人有不同的取捨與價值衡量,無意判斷別人的選擇。但是,我們實在不能眼睜重要的社區價值因重建消失,同時,市建局不斷粉飾太平假象。

九龍城衙前圍村是一條存活了六百年的古村,它賦有歷史價值的古蹟;李生圍村裡士多的人情味;范生超過半世紀的刀仔工藝;自發的墟市,由下而上的社區經濟。

然而,當社區都正被摧毀,我們究竟在做怎樣的社區藝術呢?

1. 市區更新基金已獲市建局撥款港幣五億元,作為獨立的經費來源,用作資助向受市建局執行的重建項目所影響居民提供協助的社區服務隊之運作經費﹔資助由‘市區 更新地區諮詢平台’建議的社會影響評估及其他相關的規劃研究﹔以及資助由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持分者提議的在市區更新範圍內進行的文物保育及地區活化項目。
http://www.urfund.org.hk/b5_about.html

文 : 區健明 ﹑ 丁卓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呢到就係我屋企!》
丁卓藍
紙札 6尺x 6尺/衙前圍村/2015

這條村,有六百年,這裡有過無數個家庭。家,本來就讓人有一個安居生活,這種生活無需你承認與不承認。
我就是在這裡,你無權奪走我的家,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無需你干擾!
我造了一間紙札屋。紙札屋並不恐怖,恐怖的是破壞家的人。


===========《呢到就係我屋企!》於衙前墟後仍會繼續在衙前圍村展出,請參考以下地圖。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