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菜檔到小食店-昌華街重建舖租戶英姐

英姐(岑太)是深水埗區K20重建項目的舖租戶,該重建項目現由房協做發展商,預計2016年底,將會落成樓盤「喜盈」。英姐是受市區重建影響的街坊當中,極為邊緣化的一群(舖租戶),加上當年沒有做凍結人口登記,至今仍未有任何官員或機構,願意承認其重建舖租戶的身份及認真處理她的情況。英姐多年來被漠視、遺忘,曠持日久的程序令她身心飽受折磨。市建局和房協僵化的官僚制度及作風,更是使基層街坊蒙受最大傷害的元兇。及後英姐搬進新舖成為重建區周邊社群,以為可開展新生活,豈料舖頭旁邊的重建地盤,又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以下簡述英姐多年來遭遇的不合理對待:

1998年     英姐在青山道昌華街交界,向「新德記茶餐廳」租部份舖位賣菜。

2004430日 市建局公佈K20-23(青山道、元州街、興華街及昌華街)重建項目,凍結當日由房協職員來做凍結人口登記。當時並無房協或市建局社工隊,為英姐登記。

20051015日 市建局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K20-23項目的業權。新德記不再是英姐的業主,但聲言「唔交租無得擺」,一直向英姐索取租金。英姐一時沒有地方搬,又要繼續做生意維持生計,唯有一直交租給新德記。

20063月    英姐搬到現舖址,昌華街28號J地下,就在現時K20地盤旁邊。

20096-11月 昌華街K20地盤工程開始施工,英姐生意從此大受影響。房協職員在地盤外建圍板及行人通道時,沒有事前通知英姐,就擅自拆去其舖頭外的帳篷。英姐去信房協投訴,反遭房協回信指承建商已向英姐講解過工程內容,又指清拆帳篷已獲英姐同意,完全與事實不符。後來舖頭朝向冷巷一邊的帳篷,遭強行捲起停用,而地盤圍板亦從此佔用了舖頭的範圍。

20091028日 英姐寫信致房協,要求覆核她的情況。隨後又寫信到立法會申訴部陳情。

201028日  在無任何回覆的情況下,英姐再致電房協查詢。房協經理約英姐第一次見面,該名經理強調是以私人身份約見,表明所講說話不代表房協立場,又叫英姐別再寫信去立法會申訴部。

英姐與街坊一心相信該名經理,往後更見面3-4次、電話溝通不下十數次,該名經理只會開空頭支票,例如第二次見面就說「地盤一開工就幫你搞掂」,第三次見面「上頭開過會話無得賠,一係俾少少錢你做恩恤」,從未兌現任何承諾。

20119    英姐及一眾街坊,多次在旁邊地盤掛橫額表達不滿,均遭房協阻止。房協經理得知以後,只是不斷叫英姐「不要搞事」。

201235  受市區重建影響的各區街坊到市建局辦公室,要求會見當時的行政總監羅義坤。英姐向市建局職員表明情況,並留下聯絡方法。市建局職員未有主動作任何後續跟進,只提及已將個案轉介給房協。

2012年端午節之後 三年來受旁邊地盤噪音、廢氣及工程車輛阻塞街道滋擾,英姐開始不能賣菜,改為轉賣小食和糕點。

201378  地盤承判商俊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派來十數名工友,在英姐舖位與旁邊地盤之間的冷巷,畫上三個約一米乘半米(小方便檯大小)的黃格仔,並在黃格仔範圍鑿地,事前完全沒有通知英姐。俊和公關林小姐在工人已開始鑿第一個黃格仔之際,才問英姐是否願意讓建築公司進行工程。英姐指其中兩個黃格仔在其舖頭範圍內,不同意俊和進行工程。及後俊和負責機電的李先生表示,工人在黃格仔內勘察地底狀況,抽樣檢查泥土及渠道。公司申請進行這個工序的期限,是由現時起至本年度八月二十日。八月二十日,黃格仔範圍就會重新鋪好。然而地盤總管徐鏡明表示,日後整條冷巷是用作處理與新樓盤渠務相關事宜的位置,將來還須進行其他工程。被問及能否移開黃格仔勘察位置到其他地方,徐先生表示,須先向上級請示,在黃格仔動工前,會事先通知英姐。

2013710  上午九時許,俊和文職員工一行數人來到舖頭,先由副經理和公關支開英姐,拉著英姐「行埋一邊傾」;另外一名工程顧問,隨即指使工人在舖頭旁的黃格仔,強行展開工程,全程無通知無協商。英姐看出其中有詐,堅決拒絕俊和員工鑿地,最後該名文職人員指示工友在黃格仔旁,畫了個藍格仔,看來還會有鑿地的可能。

同日下午,地盤總管徐鏡明表示「我朝早去左其他地盤,我都唔知會發生咁嘅事」。及後房協代表及俊和負責工程的林先生到地盤視察,對於強行鑿地一事未有回應,表示有關方面會開會商討。直至現時,英姐仍無法掌握施工的進度和時間,亦無從得知有多少工程將會持續,每日只能被動目睹工程進行,生意大受影響。

英姐經歷K20-23重建後,開始參與其他重建區的支援工作,為受影響的街坊出一分力,但她的情況在九年以來未獲正視。旁邊地盤竣工之期愈近,英姐能討回公道的本錢便愈少。懇請各位密切留意英姐及舖頭的狀況,必要時能支援英姐站出來,爭取合理權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