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闆,難道工人從2009年就開始「謊報困境」?

有錢人的言論自由

李老闆,難道工人從2009年就開始「謊報困境」?

文: 一個深水埗重建區的義工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這兩天看到國際貨櫃碼頭和外判商一連串的戲碼,實在令人感歎:這個世界,你話老闆刻薄員工用以肉身躺在碼頭示威,老闆夠有錢,就可以告到你甩褲;但係你明被老闆剝削,老闆到處登聲明話佢無,係你講大話,份屬誹謗,但你有本事告他嗎?

這就是有錢人的言論自由吧!

致兩位為HIT開記招的碼頭工友

資方不為所動,當其中一間的外判公司高寶宣佈結業,其時沒有罷工的工友已收到「遲些會有新公司接收你們」的通知(即一早安排好啦)。

制度上,外判商的無限復活無限結業,正是母公司賺錢的來源大大可能不是嗎?

特別心痛是看到,最後,竟有兩位與高寶沒有關係的卸貨員被安排在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裡開記招!

大家想也想得到吧,就算有兩個工友反對罷工要開記招,都會在碼頭或其他地方,無端端怎會在HIT裡開記招?整個場是誰安排還不清楚?

奇怪的是,兩位工友其中一位說,罷工工友把情況講得太誇張,對其他人不公平。兩點不明白:

1) 罷工的人覺得很大問題,說出來了,最多你覺得「無咁誇張」,但你不會少了任何一條毛;可是,自稱別人說很辛苦是「對我不公平」,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2)沒有時間如廁的問題,更多是吊機工友面對的,而不是缷貨工友,這兩位缷貨工友,是否看了什麼誤導性的文件?

另一位工友說,若有48小時和72小時工作,只是自願加班,多勞多得。我們倒想問,那麼工人敢不敢不加班?若不肯加班有沒有後果?資方有沒有不斷以「碼頭自動化」來嚇工人?資方與勞方是在平等的「協議」位置上嗎?

我們在舊區認識好多基層工友啊,加班絕對不是簡單的自願與否那麼簡單!你以為現在還是一九六、七零年代,工廠老闆要趕貨求工人加工,在街上派外發工急著找人做的年代嗎?這已是2013年,一個基層工種近乎只剩下無限外判工、無限無議價能力的年代了!

大家都是基層工友,不要這樣吧,令人太傷心了!

難道工友2009年就開始謊報工作困境?

其實,早在工潮之前,我們就知道碼頭工作好辛苦,因為重建區裡就有碼頭的員工。

2009年,我們就聽過街坊訴苦,十多個小時不能從吊機上下來,大小二便吃飯都要在吊機中,這個我們早就知道了。那時都沒有工潮!難道又是人家為了罷工而在另外幾個微不足道的市民面前,「抹黑」你外判商和李老闆?有什麼好處?!

李老闆,你登得聲明,就請自己按聲明做啦!

HIT登聲明,說不容吊機做廁所,有車接送,又話有食飯鐘(講真,十五至二十分鐘算是一種什麼的「食飯鐘」!),有那麼多氣力講是講非,不如李老闆你責成自己外判商把這些條件寫清楚在聘用書裡,並監察他們實踐啦!

老闆,時間是人的生命,工人每天十幾小時工作為你的荷包賺大錢,他們連分得合理少少都不能夠嗎!?不單成果不分享,還要以本傷人,到處登廣告唱衰一班為你流下血汗的工友嗎?

媽媽生我們出來,不是為了讓我們成為你的機器!!

(鳴謝:圖-德昌里二號三號舖)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