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主導租戶被耍記之二:重建服務隊耍街坊

sspoffice

文:莎

上一篇( 需求主導租戶被耍記之一) , 講到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接到海壇街需求主導項目一租戶遭房東迫遷,市建局竟叫租戶跟迫遷好的房東「自己傾掂」,連市建局為被迫遷租戶而設的「住宅租客體恤援 助計劃」,亦不容讓街坊知道,令已在土地審裁處被判敗訴的租戶,可能錯過計劃中「遷出單位前至少一個月向本局提出申請」的時間規限,白白喪失應有權益。

被迫遷的鄺女士在三月十六日與關注重建的義工見面後,認識了「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想儘快向市區重建局申請,並致電救世軍重建服務隊(下稱社工隊),相約接下來第一個工作天上午找社工陪同向市建局申請計劃。

市建局職員屢次拖延街坊接觸社工隊

市建局地區辦事處和救世軍重建服務隊辦事處位於同一 地方,鄺女士和義工到達深水埗的市建局地區辦事處,推開大門接待處只坐著一位市建局職員。鄺女士指已相約社工隊社工,該職員只叫街坊坐下等候,卻不見其通 知社工隊,等了一會亦沒有社工出來,結果要街坊再次致電社工隊,社工才出來與鄺女士見面。

這是自三個月前被迫遷以來,鄺女士第一次與社工隊直接接觸。為何之前她沒有找過

社工隊求助?原來鄺女士也聽過其他街坊說可試試找社 工隊,不過當時她自己一人走進市建局地區辦事處,向接待處表示想找社工,當時接待處職員向其表示「這兒哪裡有什麼社工,你就重建有什麼問題,問我就可以 了」,接下來該職員很快便耍走鄺女士,亦沒有告知任何可聯絡社工隊的方法。如果這就是市建局一直的處事方法,會否有不少面對重建問題的街坊想向社工隊求 助,在不知如何可接觸社工隊便放棄呢?實在不得而知。

社工隊總是回家等消息

與社工隊正式見面,才是惡夢的開始。當日分別由林小 姐和王先生兩位社工接見街坊,街坊已帶齊凍結登記副本、租單、法庭判決書等資料,反映時間緊急,想儘快申請需於「遷出單位前至少一個月」的住宅租客體恤援 助計劃。鄺女士在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協助下,已查看過在網頁上[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的各詳情,了解其內容及後果,包括在接受補償後,要凍結兩年才可再申 請公屋。林小姐和王先生在會面中,卻只強調被迫遷情況「很奇怪」,要向市建局先了解情況,又叫鄺女士先考慮清楚是否申請,又要求街坊先備妥入息證明資料, 改天才再聯絡他們提出申請。

先拿錯申請表 再稱無法協助申請 

鄺女士考慮一會,同一日上午再找社工隊表示因時間趕 急,想儘快提出申請,入息證明可日後再補交。社工隊王先生稱,已聯絡過市建局了解情況,因「已經開展左」,不肯定是否能接受鄺小姐申請[住宅租客體恤援助 計劃]。鄺女士及義工提出,既有申請時限,讓鄺女士先填申請表實在合理,社工隊王先生才找來一張表格,然而,義工卻發然表格上寫上「搬遷補助金」,而非 [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根據網上資料,兩者為截然不同的項目,而兩者只可二選一,「搬遷補助金」金額較低,一旦申請「搬遷補助金」便會喪失申請[住宅 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的資格。

社工隊王先生表示要再查問一下,才稱社工隊只可協助 街坊申請「搬遷補助金」,如要申請[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需由市建局負責。鄺女士問社工隊王先生可否陪同向市建局地區辦事處查問詳情,或在街坊在場下 立即向市建局查問詳情,王先生只稱不反對鄺女士自己去向市建局地區辦事處查問,並請鄺女士回家等消息。

街坊反向社工提供申請方法

鄺女士惟有隨即致電一直跟進的市建局職員,告知已在 地區辦事處向社工隊求助,要求申請[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社工卻稱不了解詳情,市建局職員鍾先生才指鄺女士可找白紙寫明申請詳情,由地區辦事處查收即 可;並由鄺女士把通話中的電話轉交黃先生,由市建局職員鍾先生再次告知王先生[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申請方法。

經歷重重困難,超過一個多小時,鄺女士才終於成功提交[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至於此項[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的準則繁多,多達十二項,且社工隊又曾多番指「已經開展左」不肯定是否能接受鄺小姐申請[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何謂「已經開展左」?王先生未有回應,市建局網頁亦沒有此說法。),最後鄺女士能否成功申請仍未知數。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