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主導租戶被耍記之一: 市建局叫迫遷租戶、房東「自己傾掂」 隱瞞租客權益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文: 莎

自市建局在2011年5月31日公佈新的業主需求主導重建模式,由業主聯合提出開展重建,已有不少街坊表達對這種新重建方式的擔憂(見短片:重建新招 再下一城-街坊有話說),包括近年重建區偶有出現的重建租客被迫遷問題。

較近期的需求主導重建項目,杉樹街∕橡樹街亦有租戶在公佈重建後很早時間已被終止租約,喪失重建租戶應有的原區安置或補償權益。

海壇街229A至G號(海生大廈) 是首個導求主導的重建項目之一,最近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接到海壇街229A至G號(需求主導項目)一租戶鄺女士的電話求助,指遭房東迫遷,關注組街坊和義工了解情況後,發現市建局對被迫遷租戶的處理極有問題。而受影響租戶想找救世軍重建服務隊(下稱社工隊)跟進及協助時,亦遇到市建局及重建服務隊社工的諸多留難。

板房租戶陸續面臨迫遷

租住在海壇街229A至G號海生大廈一板間房單位的鄺女士,由2011年5月起已居住在此,每月把租金交予並非居住在此的二房東邱先生,有租單但沒有書面租約。2012年4月公佈為首個需求主導項目後,鄺女士亦由市建局職員做了凍結人口登記,確認其受重建影響租戶的身份。直至2012年12月,鄺女士的二房東拒絕再收租,並要求鄺女士遷出單位。

二房東並告上土地審裁處收回單位,由於根據業主租客 綜合條例,業主毋須任何理由,只要一個月通知即可趕走租戶,土地審裁處亦於二月十八日判鄺女士敗訴,二房東此後可申請執達令把鄺小姐趕走。而鄺女士的鄰房 亦在二月二十二日收到法庭信指二房東邱先生入稟收回單位,另外一房間住有兩位非州難民,租約今年五月即將到期。

二房東擅進假稱為住戶 市建局查明仍不理

鄺女士自十二月起曾多次向市建局求助,市建局卻離奇地稱,二房東向市建局聲稱其居住在此,並曾開門讓市建局人員進入鄺女士居住的房間進行登記。鄺女士的板間房之前一直沒有換鎖,估計是二房東在鄺女士不在家外出時,用鎖匙打開鄺女士的房間進行登記,此事直至12月從市建局職員徐小姐口中聽及才得知。及後再打聽,鄰居稱曾看見二房東帶同市建局的職員進入鄺女士的家。一月中,鄺女士為此事曾去深水埗警署報警,警方卻只推說租務糾紛不受理,把鄺女士打發走。

鄺女士已向市建局提交自2011年5月起的租單(包括水、電費)等住址證明,亦曾應市建局人員的要求上門拍照,證實該房間確實由鄺女士居住。然而,市建局不但沒有向二房東解釋清楚其迫遷租戶並無好處,反而分別在2012年12月及2013年1月兩次邀約二房東和鄺小姐於深水埗市區重建局辦事處會面,叫雙方自行商討是誰居住在此。當鄺女士被告上法庭,什至已輸了官司,皆多次聯絡負責跟進的市建局職員徐小姐,市建局依然稱這是租戶與二房東的糾紛,與市建局無關,叫不可能傾妥的雙方「你地自己傾掂佢」!

市建局隱瞞租客權益 任由租戶錯失申請時限

經過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持久爭取下,市建局新推出一個唔湯唔水,有補償沒安置的「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惟條款嚴苛(多達十二項),更要求租戶必須於被迫遷出單位前,至少一個月向本局提出申請。

鄺女士一直向市建局提出被迫遷的情況,而且市建局亦已收妥鄺女士提交的租單等住址證明,及曾親身考察。如鄺女士並非確實居住在板房單位,又不是二房東,根本不可能持有大門鎖匙、能提交公佈重建前的租單、及在公佈重建後做凍結人口登記;如真實居住在板房的不是鄺女士,二房東又豈用花費諸多功夫告上土地審裁處,指稱鄺小姐是其租戶而要求收回單位?

事情如此顯然易見,市建局仍容讓二房東以如斯欺詐方 式趕走真實居住租戶,而對受影響租戶,連已公布的「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亦不容讓街坊知道,任由街坊白白錯過由市建局訂出的「遷出單位前至少一個月向本 局提出申請」規限而喪失應有權益,實與其所謂「以人為本」的方針嚴重相違背。

接下來,下篇會報導被迫遷租戶隨時面臨執達令,與關注重建義工約見社工隊,想儘快申請「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時,如何遭到市建局及社工隊的諸多留難。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