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填地重建關注組:無良業主手段深 市建卸責租戶辛

court

今年一月廿一日,新填地街/山東街重建項目終於有首名街坊楊生因業主迫遷而告上土地審裁署。事件固然是因為市區重建局一如以往,沒有盡其責任向各業主及租客解釋清楚其賠償方案,以至業主捕風捉影,以為在人口凍結日後趕走租客可增加賠償。同時局方面對此一直存在的行政漏洞,依舊沒有決心為住戶安置早作安排,反而任由租客被迫遷。一旦有事件發生,局方就和那些無良的業主一樣,高舉業權至上去推卸責任,至於市建局的那些口號,統統只是說了就算。最糟糕的是,所謂法律,從來不是站在社會弱勢的那一方。街坊楊生在農曆新年前夕,被土審判處敗訴,三月中就要被迫失去居所。

無良業主 手段合法卻於理不容

  街坊首次收到業主收樓通知,知道業主已新利豐實業有限公司名義收樓,可是租戶手中的租約,其中一張抬頭為何X正。及後經過新填地重建關注組義工於公司查冊和田土廳查冊,方知道何生是該空殼公司的唯一持有人,同時亦得知此人以另一空殼公司惠明實業有限公司的名義,持有同一大廈的低層單位。義工早前去到該低層單位進行簡單調查,發現重門深鎖,後來據悉原來何惠正在迫遷楊生時,已經在土審庭上向法官陳述已經一早已將該處街坊迫走,並且成功收回該單位,因此現在繼續迫走楊生是「合情合法」。

  重建區裡連番的迫遷事件,反映著在這個地產投資主導思維的社會下,基層租戶的住屋權沒有適當的保障,動輒流離失所。愈來愈多的投資商人在舊區裡購入物業,經營劏房,並成立空殼公司(甚至一人多間),然後將物業交由地產鋪代理,隱藏自己身份,等待重建時則迅速迫遷居民,並且託詞說是公司決定,與自身無關(實質自己是空殼公司的唯一持有人)。在住所日夜生活的基層租戶對於自己的住屋沒有絲毫的控制權,無論租客有多麼迫切的住屋需要,抑或業主迫走住戶只是純粹想因重建獲利,甚至該迫遷行徑會令租戶喪失原本在市建局重建時應得的安置權益,法庭對這些合情合理的理由均不會考慮,根據現時的《業主租客條例》,法庭只處理兩個問題:業權誰屬和租約內容。一旦租約期滿,土審是不會考慮業主是基於任何理由停止該租務關係,甚至何惠正在法庭上出示被他單方面塗改的文件,或是隱瞞該大廈以另一空殼公司名義持有空置物業,或者在法庭上謊稱為其內地之妻子安排處所,土審都不作任何考慮,只機械式著街坊如果有這方面問題,可以另外控告何惠正。但單是土地審裁處的司法程序,已經花費不少街坊的時間,每個步驟更是要求街坊付出手續費。街坊住劏房乃因收入不高,而法庭就只會行禮如儀,折騰弱勢。這樣的法庭,亦難怪何惠正敢於在庭上叫囂:「今日呢度係我主場!」並且更勒令租戶要在一個月內遷出,沒有任何商討的空間。

局方無能 亡羊補牢為時晚也
  政府一向以來漠視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早前有官員更在立法會大呼「劏房有社會價值」,可解決市民需要。姑勿論劏房的環境是否一個「適宜」居所,只是單憑租客動輒可被業主趕走,我們已看不到一個家庭如何能夠對居住的地方建立歸屬及穩定的感覺,誠如被迫遷的街坊楊生在土審庭上義正辭嚴指出「沒有一個街坊在租住一個單位的時候,會預計住一年、兩年的時間就會被業主拒絕續租而迫走,大家都想安定,不希望每隔幾個月就要到處搵樓,搬來搬去。」自2004年租住權被撤銷後,近年來社會大眾已開始關注撤銷後的惡果,並倡議重新引入租務管制,平衡業主和租客的權益,亦可暫緩現時的住屋問題。然而聲稱「以人為本」的市建局非但沒有在重建區加強對基層租客的保障,反而在重建過程裡加劇了迫遷及瘋狂加租的問題,令基層街坊苦不堪言。


  市建局不是第一次搞市區,而租客面對迫遷個案,亦時有所聞,期中以2009年市建局在宣佈進行順寧道重建項目的第一天,即有20多戶被地產公司迫遷最為經典。可惜重建局無論在過去以至現在,面對這些情況,均是卸責了事,往往指出自己在凍結日後甚至重建計劃刊憲後,依然不是正式業主,因未成功購買單位,所以對這些狀況無能為力。更甚者,就楊生被迫遷的問題,市建局面對投訴,一開始亦是冷漠處理,直至有重建區的街坊聲援行動及民間報導,才慌忙找楊生聯絡。


  我們認為市建局面對迫遷應有適當的政策對應,如在重建區引入租住權保障的方式,主動介入業主迫遷居民的行為,面對被迫遷的街坊更應有即時的緊急安置安排,確保不會有人在重建區被迫遷而無家可歸,例如先行安置被迫遷的已凍結約戶到其鄰近的市建局空置物業豉油街12號暫住再作其他安排。可惜的是,局方反行其道,近期更是病急亂投醫。一方面,局方不改變一直以來不平等而且把租戶和業主捆綁一起的賠償方式,亦不確保每個相關人士知悉當下的賠償方案,面對街坊被加租/迫遷,市建局僅提出體恤援助計劃,而該計劃限制多多,例如必須申請公屋等等,而體恤金更要在市建局收購該單位後才發放予當日被迫遷的租客。面對迫遷,居所乃人之所急,怎能等待其業權交易才處理?而且僅僅以金錢處理,又怎比得上即時的臨時安置?尤其本身市建局有空置物業在重建項目附近。市建局根本就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同一業主 再次出手迫害街坊
  糟糕的是,局方似乎到今日似乎仍未向何惠正解釋清楚賠償方案,新利豐的唯一董事何X正曾經向關注組義工表示現時正以他的空殼公司名義,對市建局獲發展局授權進行重建的決定進行上訴,關注組甚有理由相信何生可能想藉拖延重建局的進度來爭取時間,儘早將居住他重建區內所有物業單位的租客全數迫遷,意圖藉此和市建局換取更好的賠償/作為將來交易談判的籌碼,以爭取其子虛烏有的賠償(註:市建局聲稱不可能增加賠償)。在楊生敗訴不久後,其鄰居張小姐在新年前夕即年廿九當日亦收到何正向土地審裁處的申請,要求遷出單位。可憐租客,在這個只有業權沒有居住權的城市,只能被迫成為流離失所的一群。在居住問題日益嚴重的當下,「(業主)瘋狂加租很無理,迫人瞓街。」正正就是街坊對業權至上的官僚想法最大的控訴。

新填地重建關注組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

關注組早前的土審庭聲援行動報導請見: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351

相片: 天祐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