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報導|衙前圍村最後的工匠

文: 衙前圍村義工支援組

市區重建局聲稱自己是「改善居民的生活」,可是,真實的情況是否如此呢?所謂的發展, 是誰的發展?或者說,是誰的發展被橫空切斷?市建局常說保育衙前圍村,又是什麼意思?

衙前圍村幾百年歷史已逐漸消逝,留下來的是什麼?自80年代開始,私人地產商收一間拆一間的收購方式,及現時的市建局借考古挖地,破壞他們居住環境的方式,均是逼村民離開的手段。衙前圍村幾百年的歷史,隨著清拆的出現,留下來的是什麼?而面對逼遷,村民無法離去的原因又是什麼?

今次我們請來三代做刀的范先生,來與大家見見面。

范生三代以做刀仔為生,不論買材料、做刀和送貨,均是自己負責,在范生父親一代,甚至會與隔離屋的打鐵工場合作製刀仔,直至近年行業收縮,范生年紀漸大,已改為只做刀仔裝嵌和磨刀的工序。所謂刀仔,其實與全香港的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用途遍佈各行各業,種類如蔬菜批發商專用的瓜刨、賣菜用的菜心刀、專開榴槤和椰子的圓頭刀、開水仙球的小刀、養蠔用的蠔刀等,連建築行業的拆竹棚的專用刀仔—棚鈎刀也大受拆棚師傳的讚賞。

由於這種棚鈎刀幾乎在行業內只有范生在做,所以,范生非常自豪地為這種刀仔改了個名:「峯鋼棚刀」。「峯鋼」是一種峰利鋼,是五金舖用來鋸鐵材的鋼鋸條,而范生認為這種鋼是最堅固耐用,便用來做棚刀,於是便叫「峯鋼棚刀」。

每一把刀仔的選材、取貨、裝嵌、驗貨和全港各地的送貨,也是由范生一手一腳負責,如為使瓜刨耐用,削走最少的肉,范生會逐把打磨,以調較最適切刨的角度,並為每把瓜刨塗抹防潮油,范生說過「有哩啲工序,工人先可以用得把刀耐、削走最少的肉」,靠著對刀仔品質的堅持和自食其力,這小小的家庭式小本生意,才可以維持一家的生計。

由五十年代開始,父親一代便居於衙前圍村的范生,無論生活、工作也是在圍村內,附近的搭棚師傳更會親自上門購買刀仔,清拆這裡,也就連三代的回憶、往後的 生計也被清拆了。這間屋由范生的父親辛苦儲錢買下,並親手搭建,現時面臨清拆的危機,四週又租金颷升,特別是,這門手藝需要較空曠的地方作防潮油的塗抹, 較大的空間放置不同種類的刀仔,這個家、這門獨有的、低成本低利潤的刀仔手藝便更難以找地方重新開展。現時范生只希望能夠保留這門由父親一代傳承下來的手 藝,以舖換舖,呎換呎的安置方式,延續這門全港碩果僅存、營運了六十多年的小刀行業和手藝。(待續)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