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填地街重建關注組: 租戶被迫遷 撐街坊聲明

土審庭外撐街坊聲明:重建租戶被迫遷,租戶權益無保障

408295_10151362451200208_1288997296_n

自從上年二月十日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宣佈將新填地街/山東街人口凍結登記後,不少住戶即面對不斷的加租,業主亦由以往續租約一年改為數月續約一次,更甚者部分街坊更只獲每月續約,街坊深受重建加租及迫遷問題的困擾。而在市建局於上年十一月正式落實重建項目後,更有街坊楊生即收到業主的不續約通知。在現時的法例絲毫不保障租戶的住屋權的情況下,縱使楊生過往租務紀錄良好,並無欠租,但是業主依然可以運用法律程序趕走居民。街坊曾向市建局求助,但其職員竟聲稱重建區租客被迫遷與市建局無關,並鼓勵街坊申請條件限制繁複的數千元搬遷津貼,放棄街坊本來在重建下應有的安置賠償權益,對市建局宣布重建對當區居民生活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的責任毫無承擔。我們認為重建區裡加劇的加租及迫遷事件,源頭是市建局的重建政策不負責任,規劃裡從沒考慮過基層市民的生活需要,方導致各種漏洞產生。因此今天一群新填地重建關注組的街坊來到土地審裁處庭外,除了是聲援被迫遷的街坊楊生外,亦提出兩點訴求要求政府及市建局履行:

. 承認重建凍結日租客權益,被迫遷的凍結日街坊應一視同仁獲得賠償或安置

根據《市區重建策略》,市建局有責任要改善原區街坊生活,應該改善凍結人口當日真正居住於重建區街坊的生活。根據策略,只要重建區的租戶於重建項目公佈日接受人口登記,就會有公屋安置或者補償的資格,然而在市建局宣布重建項目後,業主仍然可隨時迫遷租客或瘋狂加租,租客根本毫無保障,一旦被迫離開重建區,更會喪失合理的賠償或安置權益,市建局在這段收購的空窗期並沒有任何政策正視相關問題,現在更巧立名目設立一個所謂「住宅體恤援助計劃」,該計劃的性質和運作完全不能保障租客的權益,純粹淪為市建局對外的公關措施。一則,「住宅體恤援助計劃」計劃設立多重的條件及審查,而這些條件本身並不附加在不被迫遷的租客上,即變相被迫遷的重建區居民反而要承擔更多不合理的條件限制,例如一定要登記在公屋輪候冊上才能申請計劃。這些條件的設立莫名奇妙,令人懷疑是蓄意排拒居民申請,從而剋扣他們本身應有的合理賠償或原區安置;二則,該計劃只對「合資格」的被迫遷居民作出賠償,卻沒有市區重建策略下居民應有的「原區安置」選擇,對於被迫遷居民的急切住屋需要,市建局完全漠視;三則,該計劃「體恤」的名稱將本身重建區居民本身應有的合法賠償安置權益扭曲成對居民的施捨之舉,完全反映市建局對於自己的政策失誤所帶來的問題沒有任何檢討及改善的誠意,漠視市建局是重建區迫遷加租的禍根責任。

我們認為市建局作為一個由政府注資100憶的公營機構,應背負公共責任,有責任保障對已宣佈為重建區的居民生活絕不會因當局的行為和做法而變得更差,更不能以未收購物業為藉口開脫責任,因此市建局應該立即實施以下措施,保障居民權益:1. 增加重建安置賠償政策的透明度,減少業主因誤解以為迫走租客可獲更多賠償的機會,市建局亦應成為調解者的角色,假若居民被迫遷求助,市建局有責任即時向有關業主以各種方式和業主溝通,包括寄信、致電及邀約會面,講解業主的賠償政策不會因趕走租客而增加和呼籲不要迫遷居民;2. 承認租客人口凍結日的身份,被迫遷的居民應一視同仁獲得法定賠償或原區安置,不應附加任何額外條件;3. 假若市建局未能為被迫遷居民即時安排適合的原區公屋單位,或需要再作其他審核,市建局亦應正視被迫遷居民即時的住屋需要,安排居民入住市建局在重建區或附近擁有的物業作中轉住屋,例如新填地街鄰近的前土發物業豉油街12號的單位,並安排入住的街坊能夠儘快獲得原區的公屋安置。

. 恢復租客的租住權及租金管制

從重建區的被迫遷事件,亦讓居民感受到現時法例上對租戶的住屋權毫無保障,我們認為社會對此亦應給予正視。自2004年《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修訂後,即使租客在租用住所居住多年,並無過犯,業主只要一聲終止租約,並給予一個月通知期,即可要求租客離去,甚至向法庭申請,強行收回單位。即使業主願意續約,亦不用重新簽訂一張新的有年期法定效力的租約,業主每月收租即自動續約一個月,這容許業主可隨時地趕走租客。我們認為有不少業主都是以買樓作收租性質的投資,但投資者的利益與其他公眾利益之間,應有恰當的平衡,這就是法例和政策應當介入的地方。而市建局的重建政策更突顯了租客的住屋權利現時毫無保障的荒謬性,我們認為長遠而言應重新推行租住權保障,方能真正做到重建零迫遷。在租約完結時,若租客願意繳交市值租金,業主不能任意要求收回單位,並應自動續約兩年,以避免隨時迫遷,同時亦應限定每次加租的法定比例,以免業主可藉大幅加租為名迫走租客。而業主要收回單位,應該在租約完結前半年通知居民,並需要有合理的法定理由。

新填地重建關注組

2013121

相片: 天祐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